联合早报

中国特稿:北京胡同改造不是加加减减


 新闻归类:中国聚焦 |  更新时间:2019-04-14 08:49

亲爱的读者,您访问的是转码页

导致无法正常阅读全部内容。

请点击以下访问正常页面:

点击进入原网页

或复制如下内容到浏览器打开:

·返回联合早报首页

杨梅竹斜街61号曾是中国现代作家沈从文“北漂”时居处,如今已成了大杂院。(孟丹丹摄)

花池、竹子、灌木等观赏性草木花卉绿化了胡同。(互联网)

北京胡同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除少数为迎合旅游需要被商业改造外,大多数被推土机夷为平地,剩下的胡同也因基础设施老旧,成为偏低收入者、流动人口以及年老者聚居的背街小巷。2017年,北京城市新规划出台,老城不再大拆大建,胡同保护迎来了转机。在新一轮的胡同保护与更新改造中,原住民不再被强迁,文创产业被循序渐进地引进,‘一街一策’为老街注入活力等改造思路获得肯定,但在重现历史风貌、挖掘历史文化资源主旨目标下,胡同居民在轻忽中沦为文化旅游地的陪衬,普通人的日常被悄悄抹去。失去了老北京平民气韵的胡同,缺少了灵魂,只是外观光鲜亮丽的空壳建筑群。

扈成明(60岁)是杨梅竹斜街尽头樱桃胡同的原住民。自20岁起,他就开始跟父亲学做毛笔。2014年从毛笔厂退休后,因放不下打了半辈子交道的制笔手艺,他与老伴张月华把自住的平房拾掇出来,开了家毛笔店。这间20平米的蜗居就成了两人烧饭、用餐、会客还兼工作室的“多功能厅”。

虽然室内的全部家具和摆设,在外人刚一推开门时就能一览无遗,老两口并不觉得这样敞开待客有什么不妥。有了小店的营生,他们不再在意居所的狭小局促,只是每每听到来访者感慨时,才会稍稍感到有些尴尬,不过,这短暂的尴尬随着越来越多游客、顾客的光顾很快就消散了。张月华淡然地说:“就是一名老工匠,能有什么奢望,如果能给老扈一间工作室就好了。”

在工作台旁专心做笔的扈成明一直默不作声,这时,他放下了手中的活计,把从各地挑选来、有着天然花纹的笔杆,摸起来有弹性的狼毫貂尾等材料一一拿出来展示。

笔店虽还没有响亮的招牌,但毛笔制作属于中国的传统手工艺,与杨梅竹斜街文化历史街区的定位相契合,再加上扈成明对制笔工艺的精益求精,以及老北京人待人接物的热情,小店很快成为杨梅竹斜街上的网红。

打造历史文化街道成旅游产品

杨梅竹斜街位于北京南城,连接着大栅栏商业区和书画古玩聚集地琉璃厂,是一条自东北向西南倾斜的街道。

在过去20多年城市大规模改造中,北京坐落着大量名人故居的胡同在大拆大建中消失,处于人口密度较高片区的杨梅竹斜街有幸得以留存。

资料显示,杨梅竹斜街在民国时期曾有七家书局在此,被称为当时的“出版一条街”。这里还有清末民初北京的高级综合商业娱乐场所青云阁,据说,康有为、梁启超、鲁迅等名人都多次来此消遣。

斜街61号是湖南酉西会馆旧址,中国现代作家沈从文“北漂”时曾暂居于此;清朝乾隆年间东阁大学士梁诗正的宅邸旧址位于25号院,如今都已看不到历史原貌,名人故居成了大杂院。

2011年,杨梅竹斜街作为老城保护的一部分,列入政府的重点更新改造名单。改造的目标是在不改变胡同肌理的前提下,遵循“真实性保护”原则,保留历史文化建筑与原住民,同时,通过房屋置换等手段,引进文化创意等新业态,将这条近500米的历史文化街道,打造成既有原住民特点又有自我生产能力的旅游产品。

在杨梅竹斜街上,除了有扈成明这样的传统手工艺人外,还有已存在400多年,与王麻子剪刀、王致和臭豆腐并称“京城三王”的王回回狗皮膏药的祖宅旧址。如今王回回的第21代后人在杨梅竹斜街66号的旧址上重新开起了济安斋书店,也售卖饮品与纪念品。

改造后的杨梅竹斜街要比一般胡同略宽,街面上没有打着老字号招牌的餐馆、店铺,也没有其他商业街区的吆喝叫卖声,一些颇具创意的时尚小店低调地似乎要把自己藏起来,让人一时找不到门面与招牌。

与北京一些整治后门面整齐划一的街区不同,杨梅竹斜街的街面看起来有些凌乱。一些住户门口堆放着不少有着年代感的老物件;有些居民家门口则码放着泡沫箱、脸盆等废旧器皿,里面栽种了小葱、蒜苗等。

这里的“杂乱”与乡土田园味儿似乎与规划中的历史文化街区不那么协调,遛狗的大妈、衣着随意的大叔、推着买菜小车的老太,常常不经意地成为照片的背景。

在日常与时尚的混搭交错中,杨梅竹斜街逐渐成为文艺观光客新的打卡地。“最有烟火气”“最具文艺范”的标签悄然贴给了杨梅竹斜街。

大多数原住民对胡同改造缺乏热情

与文艺观光客越来越浓厚的兴致相比,大多数原住民对新一轮的胡同改造并没有表现出多少热情。

一名李姓居民(58岁,国企退休职工)受访时承认,“公共环境好了,路面铺上了会呼吸的地砖”,可自家的生活居住状况并没有得到改善。

她指着背后看上去简陋破旧的门洞不悦地说:“都说我们这里有原住民氛围,乌央乌央的年轻人(外地游客)问我可不可以进去(房屋)看看,寻访历史痕迹、拍照。我能拉下脸拒绝么,可除了被打扰,我们又得到什么好处了?”

在杨梅竹斜街,自认为并没有从胡同改造中得到实惠的居民并不算少。毕竟能够有条件参与胡同经营活动的,像扈成明这样的传统手工艺人,或者作为老字号后代的居民,只是少数。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