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社论:中美贸战边打边谈 白人至上态度堪忧


 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  更新时间:2019-05-15 21:18

亲爱的读者,您访问的是转码页

导致无法正常阅读全部内容。

请点击以下访问正常页面:

点击进入原网页

或复制如下内容到浏览器打开:

·返回联合早报首页

明报社评

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美方向中国货加征关税,中方亦宣布反击措施“奉陪到底”,北京对美提高调门不再客气,边谈边打有可能成为“新常态”。外交谈判风谲云诡,需要小心梳理事实,慎防表面假象误导。中美谈判关键时刻闹僵,折射美方不仅是为了缩窄贸易逆差,而是要遏抑中国发展,北京不可能退让。中国崛起意味西方主导全球200年格局面临改变,惟不代表“文明冲突”无可避免,问题是华府愈益倾向以文明冲突论,乃至白人至上种族视角,看待中国复兴,这种狭隘观点,只会将世界推向极危险境地。

美逼中方签城下盟  不平等条约难接受

上周的中美第11轮经贸谈判无果,唯一好消息是未至于破裂收场,何时重开谈判仍是未知之数,不排除要等到下月G20峰会“习特会”才有转机。针对上周美方向2000亿美元中国货加征关税至25%,中方向约600亿美元美国货加征关税,税率介乎10%至25%不等。央视发表强硬评论,强调中方准备充足,“谈,大门敞开;打,奉陪到底”。

特朗普常侃侃而谈,美国进口中国货金额超过5000亿美元,是中国两倍有余,贸易战筹码大把,“我爱征大税”,尽管经济学家已不知说过多少遍,为关税埋单的不是出口商而是进口方,特朗普的“大税”实际是向美国人征收。提高关税会削弱中国货竞争力,惟美国消费者和生产商亦要付出代价。今年3月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发表报告,显示去年贸易战以来美方开征的关税,成本“完全”转嫁到美国企业和家庭身上,战况恶化将打击经济和刺激通胀,增加加息压力。

加征关税是伤己伤敌的“七伤拳”,北京没必要跟美方在征税规模斗大,最重要是击中特朗普痛点。观乎中方反击措施,关税上调至25%的2400多项商品,包括食品、钢材及机械等,在政治上颇有针对性,有可能影响特朗普在中西部农业大州和“铁锈带”制造业州份的支持度。

特朗普和美方不断放风,指控中方“出尔反尔”;北京则强调中国“被承诺”了很多,暗示美方得寸进尺。贸易战充斥后真相舆论操作,需要小心拨开云雾看清事实。中方谈判代表刘鹤表示刻下中美最大分歧有三, 包括对采购金额看法不一、是否全面取消贸易战以来的关税,以及文本必须尊重平等。刘鹤没有泄露会谈细节,说得未算清晰,惟若与外媒连日报道内容印证,不难看出问题在于华府想从协议文本和执行方面入手,企图逼中方“跪低”签城下之盟。

路透社提到,美方指控中国大幅修改协议草案文本,就技术转移、知识产权等事宜,删除以立法方式处理的“承诺”,惟消息人士语焉不详的是,究竟有关字眼是谁提出。若中方曾经同意写入有关字眼,美方可以说北京反悔,惟若是美方一厢情愿写入草案,中方当然可以要求删除。刘鹤表示中方会以行政和规管措施落实协议,惟美方坚持中方必须立法。对于北京来说,美方是强人所难,形同指点中方国内立法,侵犯国家主权。

《华尔街日报》表示,4月初梅努钦宣布,中美已就贸易协议执行机制达成协议,惟北京表示“从未同意有关事宜已经解决”,印证中方“被承诺”的说法。路透社提到,美方代表莱泽希特就协议执行安排,要求采用类似制裁朝鲜的惩罚执行机制,“并非一般贸易协议”做法。这明显已背离平等尊重原则,流露“我有权惩罚你”的霸权主义思维,何况美方坚持保留“注码”,不会在达成协议后撤去关税,直至北京“证明”有落实协议为止,若华府认为中方违约,还可再征关税而中方不得还手。这种不平等条约,有国家愿意签才怪。

美官“人种斗争”看中美  较文明冲突论更狭隘

1919年五四运动,北京学生不满《凡尔赛条约》践踏中国权益,特朗普在“五四”100周年之际,向中方投下这样一枚“贸易炸弹”,尤其惹火。说这番话的并非内地愤青,而是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主席Fred Kempe,不能因为有人重提历史,就上纲上线说是民族主义作祟。1915年日本向中方提出《二十一条》苛索特权,积弱的袁世凯政府尚且周旋到底,时移世易,美方没理由期望中方会接受苛索屈辱。

过去200年,西方主宰世界,是人类史上从未有过的秩序格局。作为西方文明两大支柱,欧盟和美国人口合计逾8亿,位居中心,从未想过有动摇之日,惟中国复兴却足以改写一切。不久将来,世界极可能出现两个经济规模相当、总人口超过又或接近“10亿级”的文明中心,然而这不代表已故美国学者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必然成真,毕竟不同文明可以互相尊重砥砺,问题是美方不少人仍然囿于200年来的西方中心主义,企图保住霸权。

最近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事务主任斯金纳(Kiron Skinner)形容,中美之争是一场“真正不同文明的对抗”,还说相比之下,俄罗斯终归仍算西方大家庭一员,美苏冷战不过是家庭内斗。斯金纳最令人侧目之处,不是他说出中国和西方是不同文明体系,而是他形容中国为“首个非高加索白人的强大竞争者”,这实际已经跳出“文明冲突论”,变成人种之争,流露种族主义味道,令人忆起19世纪西方殖民主义时代的白人优越论,将有色人种贬为“未开化低等民族”。这种狭隘思维公然扩散蔓延、左右政策制订,将令中美关系愈益恶劣,令世界更危险。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