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朱志群:中美竞争是“文明冲突”吗?


 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  更新时间:2019-05-15 07:52

亲爱的读者,您访问的是转码页

导致无法正常阅读全部内容。

请点击以下访问正常页面:

点击进入原网页

或复制如下内容到浏览器打开:

·返回联合早报首页

审时度势

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斯金纳(Kiron Skinner)最近在华盛顿的一次访谈中,将中美竞争描绘成两个不同文明的冲突,引起一片哗然。斯金纳的“文明冲突论”折射出目前美国对华政策和美国国内政治中的一些消极和负面特征。

首先,中国的崛起使得全球权力结构和国际格局正朝着美国所不乐见的方向发展,美国一些人由此变得焦虑不安,甚至恐惧而失去信心。以美加联手拘捕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为转折点,中美冲突和竞争增加了一项新内容:高科技。科技竞争是有关未来的竞争。根据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的有关人工智能新书预测,中美未来在高科技竞争方面旗鼓相当,在有些方面例如人工智能方面,中国还将略占上风。

美国的外交政策目标是要维持其全球霸主地位,中国的发展带来了竞争和挑战。竞争对双方都不是坏事,有竞争压力才会进步更快,美国也不会那么容易被人超越。美国完全可以将来自中国在经济和科技方面的竞争当成动力,与对手巧妙竞争(smart competition),获取双赢。但美国没有这样做,现在除了打压华为、抹黑“一带一路”、施压中国让步达成贸易协定,以及在台海和南中国海骚扰中国外,没有建设性的目光长远的对华方针政策。

美国还在苦苦挣扎如何接受中国崛起这一事实。中美两国有长期合作互惠互利的历史,虽然两国之间结构性的矛盾随着中国的崛起将更为突出,但这不是东西方文明的冲突。中美文化历史上也是互学互鉴的。斯金纳所谓的“文明之争”乃无稽之谈,凸显美国现政府对中国崛起措手不及、进退失据。

其次,为什么现在有类似的论调出现?这跟美国国内政治环境有关,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

斯金纳说她很大一部分工作就是倾听总统讲话,理解他的意思。特朗普会提出他对问题的猜测和本能的想法,而她和国务卿蓬佩奥的任务,就是将这些猜测和想法变成假设,转变成政策,最后变成特朗普主义。听她的意思,她的工作也不容易,主要是需要准确揣摩上意。

长期以来,美国国会一些反华议员和保守派智库学者的言论以意识型态挂帅,美国行政当局相对务实。但是现在美国政府自上而下对华强硬派当道,很少听到理性的声音。特朗普自己就多次指责中国窃取美国技术、偷走美国工作、“强奸”美国经济。最近一段时间,从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到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再到斯金纳,耸人听闻的涉及中国的论调一个接一个。

这些都是上行下效的典型案例。在他们看来,中国在制造他国的债务陷阱,靠着偷窃美国技术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美华人和中国学生都涉嫌是中国间谍。原来是将脏水泼到中国政府头上,现在连中国人和中华文明也被污名了。

美国需要假想敌不是什么新鲜事,但特朗普任内美国上下如此高调突出中国的威胁、丑化中国、故意制造对立是前所未有的,连傅立民(Charles W. Freeman)等老一辈美国外交精英都认为,目前中美关系处于尼克松总统访华以来最低点。

好在目前中美关系仍处于量变而非质变,既竞争又合作及相互依赖的基本特征没有改变,中美两国人民的友谊深厚,民间关系牢不可破。对于斯金纳中美文明冲突的谬论,人们不必过于理睬。她想重新挑起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有关文明冲突的争论,居心叵测;她想成为美国外交史上“凯南”(George F. Kennan)第二,也是时空环境完全错位的奇想。她的论调里还含有种族主义的偏见,与她高官和非裔双重身份严重不符,美国国内不少人士已经在批驳她的观点了。

作者是美国巴克内尔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教授、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资深客座研究员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