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卢斯:“笨蛋,关键在于经济”仍然适用


 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  更新时间:2019-04-15 08:08

亲爱的读者,您访问的是转码页

导致无法正常阅读全部内容。

请点击以下访问正常页面:

点击进入原网页

或复制如下内容到浏览器打开:

·返回联合早报首页

卢斯:只要经济在增长,美国人就会容忍总统的道德缺陷;为人正派排在第二位。想要在明年挑战特朗普的民主党人应该牢记这一点。

每个人都抱怨天气。没有人为此做任何事情。这同样适用于美国经济。总统来来去去,在首位非白人总统之后,又来了一位橙色头发的本土主义者。但美国人对经济的聚焦很少动摇。

即使在大部分人受益的繁荣时期(千禧一代人得问祖父母辈的人士),美国人仍然想要更多。但只要经济在增长,他们就会容忍总司令的道德缺陷。为人正派排在第二位。只要看看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或者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见文首照片)就会明白这一点。

这一切应该成为明年想要取代特朗普的人的首要考虑事项。理智看待2016年大选,就会发现特朗普是美国问题的症状而不是原因。“医生”不应该忽视病根子:一个政客们让自己和商界赞助者过上好日子的体制。其他人看不到那种永久繁荣。把问题归咎于俄罗斯就像告诉癌症病人,他们应该暂停治疗,以便起诉那位碾了他们的狗的司机。这没有说到点子上。

华盛顿这么搞下去是符合特朗普的利益的。对于民主党人来说不幸的是,特朗普拥有确保这种局面的所有工具。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的调查报告——或者说提供给我们的开胃小吃——只是让特朗普获得了部分赦免。他与俄罗斯之间没有足以坐实的合谋。但穆勒留给其他人决定特朗普是否犯有妨碍司法的罪行。没有看到完整的报告就无法决定。

这些基本事实将确保华盛顿在未来几个月内继续关注穆勒的报告。第一阶段将由发布报告全文的争斗主导。之后是关于如何处理穆勒搜集的其他可恶(但不足以提起刑事公诉)细节的辩论。

已经有迹象显示,2020年大选可能是对特朗普品格的又一次全民公投。那是不幸的。上次他似乎胜算不大。这一次,谁知道呢?美国经济健康状况将提供大部分答案。但这很难预测。

值得强调两个已知的未知数。首先,如果穆勒无法抓住特朗普的把柄,那么民主党掌控的众议院也很难做到这一点。穆勒领导着一支由美国最优秀律师组成的团队,他们紧密合作,拥有提起公诉的权力。民主党的努力将分散在掌握实权的众议院各委员会的主席手中。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很难把这些小王国汇成一股力量。

此外,摇摆不定的美国选民会把民主党所做的任何事情都视为带有党派性质。尽管特朗普多次抨击,但穆勒被广泛视为一名公职人员(如今就连特朗普也同意这种看法)。

其次,民主党别无选择,只能试图追究特朗普的责任。不这么做将是一种渎职。他们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人们可以有把握地推测,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提交的穆勒报告摘要是偏向特朗普的。阅读报告全文将再度激怒他的批评者。特朗普让他们等待的时间越长,这种愤怒就越强烈。司法部涂黑的报告语句越多,对掩盖的怀疑就越强烈。

特朗普在睡梦中都能玩这个游戏。他有本事煽动愤怒,因为他愿意做得离谱。民主党人只能希望他做过头。特赦被判犯有多宗罪的前竞选经理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可能会有帮助。对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或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展开刑事调查也是如此。特朗普最狂热的支持者正在敦促他实施这两个步骤。

不管怎样,民主党人应该在悲伤(而不是愤怒)的情绪中采取行动。他们的职责是追究行政者的责任,而不是放纵自己的个人反感。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但幸运的是,他们有佩洛西这位领导。在被问及是否会弹劾总统时,她表示特朗普“就是不值得”。

每当民主党人动摇的时候,佩洛西应该提醒他们注意近几十年的美国历史。克林顿在1992年的竞选顾问詹姆斯•卡维尔(James Carville)曾在竞选办公室的墙上粘贴了“笨蛋,关键在于经济”这句标语。他们的对手是乔治•H•W•布什(George HW Bush)。他是史上最正派的白宫主人之一。但他比不上克林顿那种经济乐观。即使在那个温和得多的时代,美国选民也还是选择了一个接二连三爆出桃色新闻的男子,而不是一个顾家的老爷爷。很难忽视这个故事的寓意。

译者/裴伴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