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特朗普蔡英文合打抗中牌 只为救选情


 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  更新时间:2019-04-07 09:37

亲爱的读者,您访问的是转码页

导致无法正常阅读全部内容。

请点击以下访问正常页面:

点击进入原网页

或复制如下内容到浏览器打开:

·返回联合早报首页

美国与台湾一样,在2020年都将有一场总统大选,只不过美国投票日比台湾慢了10个多月。同时,特朗普这只黑天鹅,2016年在世人惊叹声中当选总统后,尽管在2018年的期中选举,美国众议院改由民主党执政,特朗普及共和党失去众院控制权,但仍旧控制参议院。另一方面特朗普在国内仍面临来自于众院对美墨高墙预算的杯葛,与通俄门的后续缠讼。

无独有偶的,台湾总统蔡英文也要在2020年寻求连任,而她在台湾一连串自认为进步与正义的改革,包括削减军公教年金、对国民党的清算与一例一休的摇摆,不但没有获得掌声,反而让民进党在2018年九合一选举中大败,接着6席立委补选在台南与新北市的得票率也都大幅下降,蔡甚至因此面临前阁揆赖清德的逼宫,随着民进党总统初选期限迫近,蔡赖之争似乎还不见缓和。

换言之,特朗普与蔡英文都面临庞大的连任压力,两人在国内都无法获得中间选民的认可,选票支持沦为零碎化与激进化,可预见2020大选特朗普、蔡英文就算分别会赢也就是险胜而已。同时两人也都有基本教义派相挺,特朗普是中西部与南方教育程度与薪资都较低端的白人,蔡英文则是台独基本教义派,但看起来蔡跛脚更严重,因为这些基本教义派现在是挺赖而非挺蔡。

在台美总统所处的颓势之下,“中国牌”遂变成特朗普与蔡英文唯一有效拉抬选情的救命药,尤其在美中贸易战双方都不做实质让步之际,特朗普势必会煽动保守派美国民众的反中情绪来打击中国大陆,以换得2020年最后的胜利。而要打击中国大陆,台湾牌遂变成重中之重。

事实上,从2016年至今,美国国会已通过一连串自1979年《台湾关系法》实施以来从没发生过的友台法案,过去由国会尤其是共和党所推动的友台法案,顶多就是单院或者双院通过的意愿案,即使通过也不具有法律强制力,但过去3年陆续通过推动台美高层互访的《台湾旅行法》、印太战略轮廓浮现的《亚洲再保证倡议法》与强化台湾军力的《国防授权法》,全都是具有强制力的法律。甚至日前参院还提出要让陆军少将或海军准将进驻美国在台协会的“台湾保证法”,武官驻扎的层级越高,暗示台海战端时美军介入的可能性就越高。

笔者观察特朗普甫上任的前两年,至少还会刻意在绿营与大陆间摇摆,当时可感觉到特朗普力求形式中立,但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至今,特朗普的抗中姿态越来越明显,力道也在加强中。然而两岸关系无法随着特朗普对中强硬就能获得一个“三赢”的结果,特朗普的台湾牌也许有助于蔡总统声势,但未必可以协助台湾摆脱当前困境,蓝绿两党都应该看得更高更远。

一场总统初选,看见蓝绿集体焦虑

民进党总统初选,“英德之争”协调未果,眼看初选程序必须走下去。亲英人士担心蔡英文总统无法连任的焦虑可以理解,但另一方面,不少民进党支持者也忧心若真运作“中止初选”,党内民主机制就要毁于一旦。

虽民进党总统初选协调到下周五才截止,但行政院前院长赖清德已不止一次表示“要走完初选程序”,让期待“蔡赖配”的党内人士失望,更担心两列火车对撞。

连日来,各种试图改变初选方式的传言不断。相关人士甚至表示“各种方案都有”,不仅有中止初选,还有其他模式,“就看党中央是否认知到问题的严重性”。这样的讲法,当然给党中央极大的压力。

但有人担心初选结果“蔡下赖上”,连“宪政危机”都搬出来;却也有人忧心初选已经开跑,如果过程中更改游戏规则,这和“作弊”有何不同?如果硬是“作掉”赖清德,岂非民进党版“换柱”?

党内的不同焦虑,从民进党主席卓荣泰“话中有话”的一句“照步来很难吗?”就可领略大半。目前,民进党中央还坚持中立,但当“协调不是把两边的人找来,党中央不是当个公亲”,“协调前提是明年要赢,不是初选谁赢”等声音分贝愈来愈高,党中央还能挺得住?才是真正考验。

事实上,不只是民进党,国民党也因总统初选如何选出最适合人选,同样陷入党内不同意见的整合阶段。一场初选,已经看见两大政党的集体焦虑。

作者邱师仪,台湾东海大学政治系副教授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