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波音背后的美国危机 “大到不能倒”?


 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  更新时间:2019-03-25 06:56

亲爱的读者,您访问的是转码页

导致无法正常阅读全部内容。

请点击以下访问正常页面:

点击进入原网页

或复制如下内容到浏览器打开:

·返回联合早报首页

埃塞俄比亚空难发生后至今,美国波音公司受到多方的质疑。当地时间周二(3月20日),波音公司发表了一份声明,却仍然未有正面直视问题。涉及波音737 MAX的两起事故,到底是偶然还是某个陷阱?而这两起坠机事故的背后,实际上蕴含了美国当下所面临的严峻危机。

目前失事飞机的黑匣子已经找到,虽然对事故原因没有正式全面的结果,但是根据埃塞俄比亚交通部的表态,此次埃航坠毁的黑匣子资料和与去年10月的印尼狮航飞机坠毁有明显的相似之处。

3月17日,由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和波音公司组成的一组工程师17日承认,波音公司淡化了围绕MCAS系统的安全问题,以便在竞争对手空中巴士推出其下一代窄体飞机之前将737 MAX推向市场。工程师还称,FAA将737 MAX的大部分安全测试委托给了波音公司,并轻信了波音公司的结论。

美国联邦检察官和交通运输部官员正在对波音公司737 MAX客机的开发进行一项“不同寻常”的调查,大陪审团已经就此发出传票。波音现在面临全球的信任危机和刑事调查,这一事件应该给美国和世界带来更深层次的思考。

美国总统特朗普直到全球其他国家悉数禁飞波音737 MAX之后,才在3月13日发出禁飞指令。此前FAA坚持表示,该飞机没有系统性问题,因而没有停飞依据。特朗普似乎对此也深信不疑,即使在宣布禁飞之后,特朗普仍旧赞扬波音是一个“非常非常棒的公司,有着非凡的业绩记录”。

作为全球营业收入规模最大的航空制造公司,波音在民用航空市场和欧洲联合建立的空中巴士平分天下,地位不必赘言。但是,它的垄断地位可能也一定程度解释了美国政府迟迟不肯禁飞波音737 MAX、特朗普以及FAA态度暧昧的原因。

飞机制造是美国经济的重要支柱行业,而波音则为飞机生产的领军企业,为当地提供数以万计的就业岗位。这样一家跨国企业如果出现危机,美国政府不可能袖手旁观。

波音737 MAX全系机型在全球总订单已高达5012架(每架客机目录价格在1.25亿至1.30亿美元之间),这些订单因为现在的禁飞悬而未决。如果波音公司被判定对这起事故负责,那么据最保守的估计,它面临的索赔和罚款将达到50亿美元。如果证实是该公司技术人员对此隐瞒不报,索赔金额将达到更高水准,这还不包括受波及的航空公司的赔偿要求。

根据估算,若客机失事是波音公司的客机安全问题引起,这一次波音将会面临上万亿美元的损失,其中包括蒸发的市值,被取消订单,以及让买家丧失信心后,取消的其他机型订单。这不仅对波音是一个打击,更是对美国飞机制造产业甚至是美国经济的一个打击。

如此看来,特朗普赞赏波音之语似乎也可以理解,FAA对波音极度保护的态度,可能更多是出于政府部门出手帮助超大型垄断企业的习惯。更何况特朗普和波音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和波音在华盛顿巨大的游说能力。对美国来说,波音已经“大到不能倒”(Too big to fail)。

《大到不能倒》一书本身讲述的是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前,美国政府对华尔街大型金融机构的援助。但是美国政府处理波音事件的一幕,似乎又有些似曾相识。

和华尔街的大型保险公司、投资银行一样,波音和美国政府之间具有密不可分的联系。

波音行政总裁米伦伯格(Dennis Muilenburg)早在2016年特朗普赢的大选之后就多次来到白宫疏通关系,特朗普甚至要求降低波音产的总统专机“空中一号”的花费。在特朗普发推特(Twitter)表示“当代飞机越来越复杂,难以控制”之后,两人还曾通话,米伦伯格再次对总统保证波音的安全性。

波音去年的政治游说花费超过1千500万美元。单单在2018年中期选举期间,波音向多位国会议员候选人募款委员会及其他政治组织输送450万美金。另外,波音是美国政府第二大的国防合作方,2014年至2018年间波音与政府间的合同交易额达1千40亿美元。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