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美航空安全权威动摇 香港禁飞决定慢半拍


 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  更新时间:2019-03-14 09:06

亲爱的读者,您访问的是转码页

导致无法正常阅读全部内容。

请点击以下访问正常页面:

点击进入原网页

或复制如下内容到浏览器打开:

·返回联合早报首页

明报社评

波音新贵737 MAX 8型客机,短短半年两遇空难,世界各地相继暂时停飞、禁飞同款客机,连美国坚实盟友加拿大昨晚亦加入禁飞行列,惟华府坚持737 MAX仍然适合飞行,波音与华府千丝万缕关系再成焦点。航空安全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多国决定停飞,不是因为百分百清楚客机出了什么问题,而是不能百分百肯定它真的没有问题。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的决定,向为全球准绳,各国相信FAA的专业判断,今次多国颁下停飞令,实际是向华府和FAA投下不信任票,美国航空安全领导权威动摇,香港民航处起初仍以FAA马首是瞻,禁飞决定慢了半拍,有需要检讨。

各国禁飞波音MAX 8    美国唱反调陷孤立

继去年底印尼狮子航空空难,日前埃塞俄比亚航空又有一架波音MAX 8客机坠毁。事后中国率先下令内地航空公司停飞同款客机,之后新加坡、德国、法国、澳洲、欧盟、加拿大等亦有类似决定,香港民航处也决定暂禁波音737 MAX型飞机进出或飞越香港,然而空难翌日美国FAA却发出“持续适航通知”。停飞客机对航空公司来说是成本代价很高的决定,然而没有事情比起乘客安全更重要。过去二十多年,全球航空事故死亡数字持续下降,短短半年发生两宗严重空难,合计近350人丧命,事不寻常。今次是1970年代美国麦道DC 10型客机以来,首次有新机型在如此短时间内接连坠毁。

中国最初颁下停飞令,部分美国传媒认为事关中美贸易战,质疑北京欲以波音订单作为谈判筹码,随着其他国家加入停飞禁飞,显示各地航空界确对MAX 8安全有疑虑,反映北京做法有节有理,反观美国却愈益孤立。回看两宗MAX 8空难,相似之处不少,出事客机都是在起飞后不久,怀疑出现操控问题,不少航空专家都将矛头,指向客机的“机动特性增强系统”(MCAS)。

2010年,欧洲空中巴士推出新一代A320机型,波音急忙推出737 MAX迎战,短短数年售出近5000架,至今已有340架交货,中国是主要买家之一,中美贸易谈判,美方还游说北京购买更多飞机。波音标榜MAX 8引擎更为悭油,然而由于新引擎比旧款大,客机设计调整后,机头容易抬高,习惯驾驶旧款737的机师,理应重新受训适应,波音担心影响新机种竞争优势,于是引入MCAS系统调节,强调现有737机师也可直接驾驶。

MCAS原意是防止机头提升至危险角度,惟一旦感应系统失灵发出错误信号,机头可能出乎预期压低,急速向下俯冲。由于MCAS系统预设是会架空机师,意味即使机长企图手动操控,也未必能制止客机俯冲,调查显示狮航空难正正与此有关,问题是波音在空难后才承认有此风险,现有操作手册亦没提及如何关闭此自动系统。2013年,波音787梦幻客机疑因锂电池过热起火,FAA亦曾下令停飞6周,时任运输部长拉胡德表示,当年波音也不满停飞决定,惟当局有必要审慎预防以策万全,刻下MAX 8亦应停飞。现在FAA一边饬令波音必须下月底前改善系统,一边却坚称“没理由”停飞,外界难免怀疑FAA淡化问题。

港民航处“跟车太贴”   决断未够独立批判

波音占道指比重超过一成,全面停飞肯定重挫美股,总统特朗普向来紧盯股市走势,当然不想见到此情况。波音除了是美国最大雇主之一,亦是主要军火供应商,与华府关系密切,现任署理国防部长沙纳汉亦是波音前高层。波音政经影响力非比寻常,反观FAA作为美国航空业监管者,近年处境愈益艰难,白宫连续两年削减FAA预算拨款,特朗普任命的署理局长埃尔韦尔,过去是航空业界说客,凡此种种均令外界关注FAA的监管能力。

过去数十年,美国航空业称雄全球,所有国际航空公司要在美国立足,必须遵守FAA的标准,国际社会亦相信FAA的专业判断。过去FAA会指派业外专家,负责飞机安全标准认证,然而由于财政紧绌,2005年FAA改变相关制度,容许波音等飞机制造商,起用自己的雇员作为“认证专家”,“自己认证自己”。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前主席霍尔(Jim Hall)指出,当前一大问题是FAA身为监管者,与波音关系太亲密,“结果是制造商实际兼任了监管者”。今次MAX 8出事,外界难免希望知道,当年FAA为何未有察觉MCAS隐患,仍向MAX 8发出安全认证。

领导地位不是自己说了算,而是由别人许予、累积多年信任得来,当旁人发现领导者私心凌驾众人利益,就不会再事事遵从。倘若其他国家质疑华府只顾为美国航空业界利益护航,不是以乘客安全为先,FAA长远有可能失去全球航空安全领导地位。这次各国向华府和FAA投下不信任票,对强调美国利益优先的特朗普是一个警号,香港民航处亦应反思,今次禁飞处理,起初是否不够独立批判。香港比内地、印尼、新加坡等“慢半拍”颁布禁飞令,其实不是最大问题,真正问题在于心态。多国决定禁飞后,民航处最初仍以“美方表示适合飞行”为由,照准MAX 8在港升降,及至后来才匆匆转軚,这种表现当然难言理想。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