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于泽远:中美新一轮谈判能否达成协议?


 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  更新时间:2019-02-11 07:42

亲爱的读者,您访问的是转码页

导致无法正常阅读全部内容。

请点击以下访问正常页面:

点击进入原网页

或复制如下内容到浏览器打开:

·返回联合早报首页

早点   蓟燕春秋

中美新一轮高级别经贸谈判本月14日至15日将在北京举行。中美能否在3月1日谈判期限到来前达成协议,阻止双边贸易战升级,这轮谈判将是关键。

与上月底进行的华盛顿谈判一样,在本轮中美高级别团队正式会谈前,双方先举行副部级磋商。

美国副贸易代表格里什(Jeffrey Gerrish)领衔的工作组今天将抵达北京,与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领衔的工作组接触,为高级别谈判铺路。

在高级别团队方面,中方仍由副总理刘鹤负责,美方则由强硬派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温和派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双双领衔。双方团队成员还包括各自经贸部门的代表,中方有近百人,美方约60人,显示谈判仍将涵盖广泛议题。

在具体内容上,本轮谈判仍将涉及强迫美国公司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中国的关税和非关税壁垒,打击网络盗窃,补贴和国有企业对市场的扭曲,消除美国对华出口壁垒,中国大量购买美国产品等等。不过,这些问题的细节大多在上月底华盛顿谈判中取得了重要进展,预计不会成为本轮谈判的重大障碍。

本轮谈判双方真正要聚焦的是美方特别关注的“结构性问题”。而这一问题比较模糊,既可大也可小。

往大了说,结构性问题牵涉中国的基本经济制度,而经济制度又牵涉政治制度。比如政府在经济中的角色,政府与国企的关系,政府主导制定的高科技产业发展规划(如中国制造2025)等等。如果美方坚持中方必须按照美国标准对其经济制度进行结构性改革,必将触碰敏感的政治制度问题,谈判陷入僵局的可能性将明显增大。

从小的方面看,中国通过立法和加强执法,取消强制性技术转让,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和打击网络盗窃,通过改革让国企等各类企业行为更加符合市场经济要求,健全法治环境等,都是真实的目标,也都可成为解决中美结构性问题的一部分。如果美国认可中国的努力和承诺,双方达成协议的几率则将大幅升高。

除了在具体问题上讨价还价,中美之间还有一个可大可小的障碍,那就是双方缺乏基本信任。

美方的担心是,即使与中方达成协议,中国也有可能不遵守。比如中国加入世贸后,只是利用世贸规则“占便宜”,并没有进行实质性结构性改革和开放市场。因此,美国这次要抓住中国急于达成协议的心理,要求通过相应条款审查中国履行承诺的情况。

中方同样担心美国缺乏诚信。典型的例子去年5月中美已基本达成不打贸易战的共识,但美方很快就变卦,导致贸易战上演。因此,即使中美这次能够达成协议,中国仍不能放弃底线思维,随时准备应对美国发难,重启贸易战。

缺乏信任导致中美经贸谈判前景时晴时阴。上月底华盛顿谈判结束后,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度放出要尽快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共同见证双方达成一个“伟大协议”的风声,让外界普遍对中美本轮谈判感到乐观。不过特朗普前几天又表示,不会在3月1日前与习近平会面。这一变化显示美方仍将在本轮谈判中施加压力,力争达成更有利于美国的结果。

但中美能否达成协议,还取决于双方对贸易战的承受能力。中国固然希望尽快达成协议,以缓解经济下行压力。不过与贸易战带来的损失相比,中国更在意维护其基本的经济、政治制度,也不会放弃发展高科技的权利。如果美方的要价触碰这些底线,即使贸易战继续升级,中国也别无选择。

过去两个月,美国资本市场对中美能否达成经贸协议也更加敏感。若双方谈崩,美国股市难免还会下跌,特朗普最看重的经济增长恐怕也难以为继,直接冲击他明年竞选连任。

因此,本轮中美高级别贸易谈判取得进展的可能性仍然不小。双方即使没谈拢,也不大可能完全关闭谈判大门。也就是说,如果本轮谈判达不成协议,双方可能会延长谈判期限,而不会轻易让贸易战继续升级。毕竟,中美贸易战没有单方面的赢家。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