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廖建裕:新春贺文之印尼政治


 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  更新时间:2019-02-10 17:02

亲爱的读者,您访问的是转码页

导致无法正常阅读全部内容。

请点击以下访问正常页面:

点击进入原网页

或复制如下内容到浏览器打开:

·返回联合早报首页


印尼首都雅加达的年货市场。(法新社)

今年4月17日是印度尼西亚总统选举。两名总统候选人,即在任总统佐科与卷土重来挑战佐科的普拉博沃,都在寻求印尼华族的支持。然而,从两名总统候选人的新春贺年推文反映出,所谓“印尼华人问题”在现阶段仍然是个敏感问题。

2月5日春节当天,佐科总统在其推文写道:“(我要)向庆祝农历新年的(社群)贺年:但愿在这新的一年里,我们的兄弟情谊(persaudaraan kita)更加牢固,充满欢乐,洋溢着爱与和平。”此外,他还附上了一幅漫画:佐科身穿白衣黑裤,左手按着红黄色舞狮的狮头,还有“恭喜发财”的字眼。

与去年一样,佐科的推文没有明文向“印尼华人”贺年,只是向“庆祝农历新年的(社群)”贺年。印尼人都知道他是在向“印尼华族”贺年。可是就是没用“印尼华族”(Warga Tionghoa)或“华人族群”(masyarakat Tionghoa)等字样。然而,与往年不同,今年他称印尼华族为兄弟。这是他首次用“兄弟情谊”形容他与华族之间的关系。

几乎在同一个时间,普拉博沃也在推文中向华族贺年。其文字也与佐科的很相似,但是比佐科简单:“(我要)向庆祝农历新年的兄弟们祝贺农历新年。”这贺词写在红卡上,但没有附上任何图画。在贺文中,他也称华族为“兄弟”(saudara-saudara),以此表明他接受印尼华人是印尼的组成部分,也是印尼的兄弟族群。

为何不向“印尼华人”贺年

印尼华人是印尼民族(国族)的组成部分,已经是一个不可争辩的事实。可是,为何在这个总统选举前夕的关键时刻,佐科与普拉博沃没有直接向“印尼华人”(Warga Tionghoa)贺年,而在称呼这个族群时,模糊其词?是否在称呼上,在他们的加盟党内仍有分歧?

虽然前总统尤多约诺在卸任前(2014年3月)已经接受Tionghoa(中华)和Tiongkok(中国)作为“华人”和“中国”的称谓,而摒弃带有贬义的Cina(支那)一词,但是许多印尼政治人物以及政党,甚至一些印尼报章,依然不能接受这个改变。

其中一个原因是,苏哈多政权32年的阴影,似乎还盘踞在印尼人(包括印尼华人)的脑海里。佐科为了不要引起争议,避重就轻,索性用含糊的语言,表述这个族群;普拉博沃联盟中的激进派对华族本来就没有好感,所以对于华人的称谓更加保守。

佐科向来的形象是亲华人以及亲中国,所以自从上台以来,他就自觉地在公众场合与华人保持一定的距离。与苏哈多倒台后的几任印尼总统不同,佐科没有出席过华人的节日庆典,也从来没有参与过春节联欢会。有传言指出,今年春节他会破例出席联欢会,但结果还是让一些华人失望。

其实,印尼华人至今还是反对党以及激进派回教徒的眼中钉,也是反对政府以及制造混乱的借口。

几年前的雅加达首长选举,宗教与种族变成了选举的筹码,华人基督徒的钟万学(阿学)在竞选中不谨慎,其言论被更改歪曲,引发“反非穆斯林”的大示威,阿学终于遭击败,还被套上“亵渎伊斯兰”的罪名被判入狱两年。在雅加达首长竞选期间,在北苏门答腊的丹绒巴莱,一名华妇美莲娜,要求她家对面的回教堂调低祈祷声的扩音机,也引起反华暴动,在一夜之间14个寺庙和佛堂被捣毁。之后,美莲娜也被控“亵渎伊斯兰”而被判1年半徒刑。她的上诉被驳回,如今案件还在最高庭审理中,相信在总统选举前也不会有判决。

“身份认同”政治游戏

佐科似乎也在寻求连任中,开始玩“身份认同“的政治游戏。他选了保守派的伊斯兰传教士马鲁夫·阿敏为副总统的候选人,保守派的星月党也加盟。据说星月党主席友斯里尔警告佐科,在总统选举时,若恐怖分子老首领阿布巴卡·巴希尔病逝在狱中,会成为“伊斯兰烈士”,对于佐科的选情不利。由于求胜心切,佐科听从友斯里尔的劝说,并且让友斯里尔对外宣布有意提早“无条件”释放巴希尔,引起佐科支持者的不满。佐科才出面解释,释放巴希尔是有附带条件的。

因为,已被定罪的恐怖分子必须同意不再重犯,且接受班查希拉(建国五大原则)才能获释。巴希尔不愿放弃在印尼建立伊斯兰国的主张,并且仍然支持伊斯兰国组织,佐科最终决定不释放巴希尔。

其实,佐科对于多元文化以及班查希拉的主张是颇坚定的,只是在总统选举中,为了争取选票往往作了某些战术上的妥协;但是有些妥协,有时不为人理解。其实,反对伊斯兰激进派的势力,并没有一味“妥协”。不久前,西爪哇一个激进派组织“茂物穆斯林论坛”(Forum Muslim Bogor)发出传单,要求茂物市政府禁止一切有关农历新年的庆祝活动,包括庆祝元宵节。这个组织认为,农历新年(春节)以及元宵节都是宗教活动,市政府应该拒绝这种不利于伊斯兰的庆祝,同时不允许穆斯林参与这些庆祝会。但是,伊斯兰传教士理事会茂物分会不认同极端派的看法,指责这些人危害族群和谐。市政府也同意理事会的看法,拒绝茂物穆斯林论坛的要求;市长还发布文告,要与激进派的组织抗争到底。

印尼华人政治势力有限

一般而言,印尼华人属于所谓的“中产阶级”。 可是,在富豪的名单中,华人的数目超越印尼土著富豪的数目。许多政客,往往利用这点大作文章。

前印尼三军总司令卡铎,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在卸任前支持穆斯林激进派,又大谈印尼的经济掌握在“外国人”手中;这些“外国人”剥夺土著的财富,拥有印尼的一切,印尼土著却在贫困中度日。他想通过这种极端的言论,引起佐科或反对党的注意。不过,由于最后没有政党的支持,他在角逐总统候选人提名中落败。

印尼华人的经济势力以及华人所占的大约百分之二的选票,使他们成为当权派以及反对派都要争取的对象。因此,有人说,印尼华人在印尼政治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但实际上,印尼华人的政治力量是脆弱的,因为他们并不是一个同质的单元体而是多元体。此外,印尼华人是“双重少数族群”(人数少且信仰少数人的宗教),同时没有政治权力与军权。

在印尼的传统政治中,印尼华人在政治上所能扮演的角色其实是有限的。在伊斯兰崛起的年代,更是如此。

(作者是新加坡尤素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资深访问研究员、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兼任教授)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