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港媒剖析立会冲突 是声东击西还是自发升级?


 新闻归类:香港澳门 |  更新时间:2019-06-10 07:44

亲爱的读者,您访问的是转码页

导致无法正常阅读全部内容。

请点击以下访问正常页面:

点击进入原网页

或复制如下内容到浏览器打开:

·返回联合早报首页

来源:香港01

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发起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游行,在6月9日下午2时许出发。及至晚上10时,龙尾到达终点立法会示威区后,民阵宣布集会结束。不过,金钟海富中心突然有数名示威者想冲出夏慤道,被警方以胡椒喷雾阻止,警方立刻加强戒备。夏慤道顿时成为最受警方关注的地方。岂料,到午夜12点焦点突然一转,立法会和龙和道突然先后爆发大规模冲突,警方更一度释放催泪弹。

纵观整个游行,一直和平进行,此前传言会将行动升级的香港众志和学生动源,并无意外举措。其中,众志只是在立法会外停车场静坐,曾说过会在游行终点留守的学生动源更没有依计划行事。因此,冲突颇令人意外。

综合分析,激烈示威者之所以留到夜晚,等到游行结束后才引爆,一方面是兼顾社运礼仪,与民阵的游行切割,以免影响游行观感。另一方面,他们认为和平示威无法令政府改变想法,因此在午夜后决心将行动升级。现场记者观察所见,示威者并无明确目的,冲击力度远远不及占中。

反修例大游行,民阵指有103万人参与。警方表示,高峰期有24万人。游行前,网上有无法核证的消息,指会有人会在游行中投掷燃烧弹,部分传媒更言之凿凿转载报道。上周五(6月7日),有人突然用汽油弹袭击湾仔警察总部外和跑马地警署,警方拘捕一名黑社会成员。虽然警方强调无证据显示与游行有关,但仍为游行人士的安全蒙上阴影。

外界一直关注学生动源和香港众志的行动。香港众志在游行结束后,决定在立法会外静坐;而学生动源却一直没有行动。记者曾联络学生动源钟翰林,他表示“不便透露”,但此前学生动源多次表示,会在游行后在终点逗留,但无说过要冲击立法会。

金钟10点有示威者企图冲出夏慤道

到6月9日晚上10点,金钟海富中心外,有数名示威者企图冲出夏慤道,即2014年雨伞运动占领的中心位置,但并不成功,警方出动胡椒喷雾成功阻止。之后一批游行人士,包括学生独立联盟召集人陈家驹,到达海富中心对出的夏慤道时,站在马路拒绝前进。民阵副召集人陈皓桓和前召集人孔令瑜呼吁游行人士向前行,被部分示威者投掷杂物,有人大叫“民阵不代表我”。

警方在金钟夏慤道出动胡椒喷雾后,出动速龙小队到场增援,气氛紧张。夏慤道顿时成为最受警方关注的地方。岂料,到了午夜12点,有示威者突然在立法会大楼外发难,顿时予人声东击西之感。

凌晨后立法会、龙和道爆连爆冲突

6月10日午夜12点,立法会示威区外,仍有约过千参与游行人士聚集,但当中有约100多名示威者突然发动冲击立法会大楼,他们先手拖手发起一波冲击,再拆掉现场铁马发起第二波冲击,有记者和警员受伤。约凌晨12点20分,警方继2014年雨伞运动后,再次释放催泪弹。其后,立法会趋向平静。

不过,到了凌晨12点40分,示威者在龙和道开始行动。他们把原本架设在立法会、预计应对逃犯条例恢复二读时示威的铁马拆走,示威者用它们构筑成重重路障,并占据龙和道。

龙和道和立法会外的示威不断,到凌晨两点,约300至400名防暴警察,从立法会分两边向添马公园和龙和道清场,警方在1点半收复龙和道。示威者被驱赶至湾仔方向。

现场记者观察,将冲突升级的示威者多数戴口罩,很有默契搬迁和架设铁马,但亦有示威者并无目标,向警方大叫“开路”,但当警方向前驱散时,他们就向后撤退。

与此同时,香港众志静坐的成员,一直在立法会停车场外。警方防暴队向添马公园推进时,经过静坐现场,但衆志亦无任何行动。直至凌晨2:35,警方在金钟立法会外清场,将香港众志静坐的成员逐一抬离。

约2点40分,从龙和道被驱赶到湾仔的示威者,仍有约200人未散去。他们席地而坐,警方按兵不动。直至4点,警方才开始清场,检查在场人士身份证和物品,若无被通缉、无违禁品,即被放行。现场所见,示威者并无旗帜和标语,亦无知名的政党或社运人物在场。这个场面与2016年旺角骚乱相比,有很大分别。当年示威者投掷砖块,现场也有本土民主前线的鲜明旗帜。

与民阵切割 不破坏游行下升级暴力

纵观整个游行,一直和平进行,民阵估计有103万市民上街,警方评估高峰时有24万人。当10点后民阵宣布集会结束后,市民陆续离去,大规模冲突亦到12点后才开始。现场示威者并无具体目的,亦无投掷砖头或有人身伤害的行动。

有分析指,他们选择在民阵集会后才行动,一方面是兼顾社运礼仪,不希望影响一般市民对游行的整体观感,不希望被批评“骑劫”、“破坏”和平示威,甚至不希望被指是捣乱的“内鬼”;另一方面,他们希望与民阵“和理非”路綫切割。他们认为太过温和、甚至100万人上街,亦无法动摇政府撤回修订,因此需要将行动升级,即使无法撼动政府,亦要增加政府的管治成本。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